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sharkwhale | 9th Jan 2011 | 轉貼 | (556 Reads)

 

 

 

(明報)2010年12月26日 星期日 05:05

 

 

 

【明報專訊】名校和屋村中學我也讀過,中一至中五,我在一間屋村中學念書,會考後以理科二十九分的成績轉到拔萃男書院讀預科。名校教育不是優質的保 證,名校學生也不全是天賦異稟、優秀出眾,正如英國讀中學的不少精英,連在機場過聖誕也熬不住,證明溫室中長大的小花,完全經不起大風雪的考驗,但我慶幸 兩種學校都讀過,見識兩者的分別。


 

 

會考放榜轉校那一天,也是我第一次來到男拔萃,原來市區也有這麼大的校園,長長的馬路沒有盡頭。副校長Mark Rosario告訴我﹕「你想讀純數組,但你的附加數學沒有A(我考B03),你只可以去生物組了,你讀不讀?」

「讀!生物組也讀。」心想﹕反正我也不想做工程師,不讀純數也沒有關係。當年生物班還有另一名陳姓同學插班,但陳同學大概不習慣由頭適應新環境,不到一個月便轉回到他的母校讀預科,我們也沒有繼續聯絡了。據知,陳同學高級會考成績也相當優秀,成功升讀港大醫學院。

論教育質素,拔萃跟屋村學校並沒有大分別,兩間學校都有好老師及成績優秀的學生,但學生對學校的歸屬感和投入有天淵之別了。在男拔萃,每逢早會大聲唱校歌也不用害羞,因為旁邊的同學往往比你更大聲。

回顧十年 學生階層背景單一

當年的拔萃照顧草根階層,窮學生可以在校內享用廉價午餐,同學也沒有階級觀念,大家可以打成一片,他們的知識和視野也很廣,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,而我人生第一次坐Benz也是在男拔萃的日子,有同學的親戚駕Benz來接他放學,幾個同學一併坐順風車離開。

我沒有再坐過Benz了。到今天,我仍記得後座的沙發是什麼顏色。

幾天前,我以記者的身分重返校園,訪問當年預科的班主任程張迎老師。教中文的程sir在拔萃任教超過二十六年,看著拔萃轉變為直資中學。已有很多名校的畢業生投稿談母校,不如換一換資深老師的角度,談談各種關於「名校」的問題,以及直資的影響。

莊﹕回顧過去十年,拔萃的學生有什麼變化?

程﹕拔萃於03年9月轉了直資後,學生無論在學習、處事、音樂、體育、課外活動方面的優秀表現都沒有改變,與其他學校比較仍是很優越。學生的家庭經 濟背景(social economic status)與過往有明顯分別了。我沒有客觀的統計數字,但據我的觀察,學生的家庭背景較過往富裕,而這個趨勢是會維持下去。

因為拔萃中學和小學行一條龍制度,中學的大部分學位都被小學畢業生填了,公開派位的影響不及以往大。能夠進入拔萃小學的學生多是中產或以上的家庭,這類家庭是會積極為孩子爭取的。

直接進入拔萃中學有點困難了,理論上每一級有六班,每班四十人,每年總共收240人,但有150個位要給拔萃小學畢業生,剩下數十個位讓其他人讀。即使如此,我仍看不到有其他社經背景的學生,大多數學生仍是來自中產或以上的家庭。

莊﹕這觀察是怎樣得出來?是否多了人駕車接載兒子上學,馬路塞車情况較我讀的時候更嚴重?

程﹕也是。現在上學的交通相當擠塞!

莊﹕還有沒有其他觀察?是否學生的行為較轉直資前不同?

程﹕我也很想了解,究竟全校有多少家境清貧的學生,需要申請學費減免?我不用知道是誰申請,只想知道數字,但我一直得不到答案,印象中我也沒有處理多少申請。

莊﹕你有沒有正式問校長?

程﹕我沒有正式去找答案,但看來身邊的同事都不知道答案,其實校方有需要讓教師們知道,讓教師了解學生的背景很自然的事。

莊﹕如果有類似我這種家境極普通的學生,拿張會考證書來考拔萃,現在是否仍有機會獲取錄?

程﹕仍然有機會的,每年都有一個半個外校生拿會考證書來插班,但這只是一個半個,數目絕少,沒法改變學生階層集中的情况。這跟以往七、八、九十年代,學生家庭經濟背景分散的情况很不同,難怪一般人會覺得,讀名校的教育機會被中產壟斷。

特別是小一的收生,除了看學生的資質,家庭因素也很重要,較富裕的家庭會培養子女學各種技能、上「面試雞精班」、甚至以家長本身的人脈補救,這些都會增加入學機會,縱使基層家庭的子弟有潛質,但在這些方面比較便會輸蝕。

我希望學校可以把資料攤出來,究竟頒了獎學金給多少相對貧窮的學生?比例是多少?有資料才可以令公眾信服,拔萃這類直資學校仍是以有教無類的態度和原則辦學。

拔萃優秀的學生不比以往少,但讀書的心態和待人接物的態度,這十年八載也有很大轉變,也可能受到社會風氣改變的影響。

這一代更功利

莊﹕例如有什麼轉變呢?

程﹕現在的學生行為舉止態度顯得有點傲慢無禮,少了一份尊師重道,人際相處的能力也較弱、情緒化、自我中心和任性。犯了事後,他們不是先自我檢討,往往用對抗的態度對待老師。當然男校學生是頑皮一點,但你那一代的學生是較少任意妄為,總有些基本的紀律。

例如,有學生在走廊忽然用書拍另一個學生的頭,兩人打起架來,類似這種無聊的事件也時有發生。早一兩年很多學生遺失手提電話,校內很多失竊,有些學生甚至自己報警,校方也不知道,會有警察走上來問學校,哪個學生報案?這些東西也曾發生。

這可能是整個社會的現象,其他學校同樣發生,但我覺得頗深刻是現在的學生較你那一代更功利,我不敢說他們沒有理想,或可能因他們有相當好的家庭,家長已為他們安排前路了。

但我不覺得現在的學生希望在更高的層次貢獻社會,實踐自己的理想和抱負,他們較關心考試的形式和如何取分數,他們問也是這些問題。

莊﹕這與直資有沒有關係?是否太精英的教育環境,助長了這些性格?

程﹕如果不是直資,仍像喇沙以公開派位收學生,我相信學生的階層背景會更加多元化,不同階層學生的互相適應、學習、觀察和交流,會有些良好的效應。若果來自四方八面的band one學生都可以來,而不是十一、二年都是同一班人,互動是否可以更明顯呢?

莊﹕自從直資制度出現後,不少名校也轉了直資,你覺得直資制度有沒有影響社對名校這個標籤的觀感?是否令名校貴族化了?

程﹕以前大家以學生是否優秀界定名校,覺得名校是「叻」的地方,有各種不同長處的學生,也是多元的地方,只要你有專長便可以考入來。但現在名校除了「叻」之外,給人的感覺是,特別是那三幾間轉了直資的傳統名校,明顯地學生都來自中產或以上的階層。

直資學校收的學費,有如讓你在常餐以外「加餸食飯」,在政府的資助以外,家長要再付學費。以往你沒有錢「加餸」,也可以進餐廳吃常餐,但現在的情况是有能力「加餸」的人才可以入餐廳,「吃常餐的唔該過隔離」。

這些學校是應該考慮,怎樣扭轉這個印象,不要令人覺得直資學校是為某個階層服務,因為教育的機會應該平等。

莊﹕還記得當年剛轉來讀,最震撼是唱校歌的氣勢,在屋村中學就沒有了。轉了直資後,傳統目前仍有多大的影響力?

程﹕學生對傳統的歸屬感(sense of heritage)仍然很強,這裏的預科生,可以用一周時間,親自為陸運會做一條十幾米長的橫額打氣,他們相當投入學校活動。

他們有自信、接觸不同東西的機會多、處事解難能力好些、自我形象極高。學生的使命感仍然很強,為了延續運動王國、音樂方面的出式表現,對傳統的承傳、繼往開來的態度仍然有。

名校•社會資本•抱負

莊﹕最近《星期日生活》副刊都有不少文章談及讀名校是怎樣一回事,身為名校的資深教師,你覺得讀名校是否有必要?

程﹕我只教過一年地區學校,我大半生人都在名校度過。名校的學生是較複雜,名校可以給學生信心,讓他們覺得與眾不同,你是拔萃、喇沙、皇仁、女拔……名校有自己的傳統風氣,要建立名校品牌一點也不容易。

其實很多學校也相當不錯,只是傳媒的焦點老是放在傳統名校。學校之間的差異是否如此大?我覺得未必的。很多屋村學校給學生很多發展空間,培養學生成材。我 最討厭傳媒過分吹噓,花幾百萬、幾千萬買名校區的單位,增加子女進名校的機會,考不入便慘如哭喪,這些新聞很無聊。

入不到名校不是世界末日、不是失去教育機會,這些風氣是絕不值得鼓吹,這對其他學校不公平。家長是應該考慮,什麼學校適合自己的子女,不是一味盲目追求入名校,以為入到名校便「一天都光晒」,以及管教得太過分、照顧得太過分。

莊﹕兩種學校我也讀過。名校與一般學校的教育質素未必有大分別,但從實用的角度看,我的拔萃中學同學,現在都是專業人士了,有醫生、律師、各種師,現在便發現讀名校真的很有用。

程﹕你說了很重要的一點。這些學校的學生,出來社會後在不同的範疇各領風騷、獨當一面,形成很強的聯繫,這些是很強大的社會資本(Social Capital),你畢業後打個電話、找個同學便可以解決很多問題,得到很多的資訊、照應和支援。這些無形強勢的特點,也令一些家庭著迷,希望子女躋身這 些學校。

名校令你有些特別的經驗,繼續傳統的使命,自由多元的發展空間,令學生畢業後也會珍惜,畢業後同學有較強的互相支援,這正正是這些學校的優點。

莊﹕名校的教師跟其他學校的教師,有什麼不同的挑戰?

程﹕這裏的老師要懂得適應,你要明白學生的性格,然後因勢利導,引領他們發展,容志高老師做得很好。拔萃學生的課業和資質已十分優越,但他們仍是小 孩子,我們身為教師要小心,我們能否教他們有更崇高的方向和目標?我們希望令他們發揮所長,更好地貢獻社會,而不是只出產一班功利的成功人士。

問 莊曉陽

香港記者協會總幹事,1998年於男拔萃預科畢業

答 程張迎

中文科老師,在男拔萃任教超過26年

文 莊曉陽

圖 陳淑安

編輯 蔡曉彤